你当前的位置::枣岭信息门户网 >体育> 一个不赌钱的人 - 阿斯利康将百亿美元收购第一三共?双方都回应了,然后呢······

一个不赌钱的人 - 阿斯利康将百亿美元收购第一三共?双方都回应了,然后呢······

2020-01-11 12:19:24

来源:枣岭信息门户网

至此,事件双方均对收购传言做出回应。实际上,阿斯利康与第一三共此前并非毫无交集。根据财报,第二季度阿斯利康实现营收50.51亿美元,同比下降10%。根据协议,阿斯利康将支付acerta 25亿美元预付款,然后在acalabrutinib被fda批准或2018年年底之前,再无条件支付15亿美元。一旦时机成熟,阿斯利康打算净支付30亿美元收购余下的45%股权。第一三共处方药销售额75.35亿美元,同比

一个不赌钱的人 - 阿斯利康将百亿美元收购第一三共?双方都回应了,然后呢······

一个不赌钱的人,阿斯利康即将收购第一三共的消息一经曝出就引来行业热议,尽管双方很快对收购传言进行了回应,但在外界看来,收购或是阿斯利康在重要临床试验结果失败后的另寻他法,而对于第一三共而言,经历了对兰伯西收购案的失败,选择归于比自己体量更大的跨国巨头也不失为良策。

继三天前吉利德斥资119亿美元收购kite的大笔收购案让业界关注后,8月31日晚的一则消息又再次搅动全球医药市场:据日经商业新闻报道,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确认收购日本第一三共计划,收购价格约在100亿美元左右。据悉,去年日本第一三共收到了阿斯利康的收购意向,后者的目的是加速抗肿瘤药品的新药研发,确保收益稳定。随后,路透社的长篇报道将此消息推向高潮。

消息一出,随即引发多方热议,媒体纷纷转赞报道阿斯利康即将收购第一三共,业界认为路透社报道并非空穴来风,基于此,第一三共股价也在高涨13%后停牌。

昨晚稍晚时候,第一三共首先在官网上发布公告称,“it was today reported by nikkel business that daiichi sankyo company limited received the acquisition offer from astrazeneca. however, this is not the fact.”(日经新闻报道的第一三共接受了阿斯利康收购并不是事实)。随后,阿斯利康中国在向e药经理人的回复中表示:“我们对于市场的传言不予置评。”

至此,事件双方均对收购传言做出回应。

真没可能?

根据路透社消息,阿斯利康收购第一三共的主要目标是能够得到后者新一代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这是一种新型抗体,能够携带有效杀死肿瘤的载体。这与公司ceo pascal soriot自上任之初就推行的发展策略相一致:持续加码处方药,并将癌症免疫疗法作为优先项发展,同时加快并购,以扩充癌症产品线和其他疾病领域。

近几年,全球已掀起adc的研发热潮。adc类药物被认为能够更加高效和有效的治疗疾病,在未来将成为治疗疾病的重要手段。根据全球市场调研公司research & markets发布报告,未来10年,adc市场将经历飞速发展,预计将有7-10个adc新药上市,2024年adc市场将达到100亿美元。

今年早些时候,第一三共宣布将投资1.36亿美元用于adc研发生产。最新进展是,其在研新药ds-8201已经获美国fda颁发突破性疗法认定。该药物是一种靶向her2的抗体药物偶联物,用于使用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以及t-dm1治疗后疾病未进展的her2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目前还没有用于该适应症的药物获fda批准。

实际上,阿斯利康与第一三共此前并非毫无交集。2010年,双方已联手在日本共同商业化胃药nexium,而后者在很多年里都是阿斯利康的主打产品,销售额一直居高不下。2015年,阿斯利康与第一三共又再次联手合作,前者将四价流感疫苗flumist quadrivalent在日本的开发及商业化独家权利授权给第一三共,这是彼时市面上首个喷鼻剂型四价流感疫苗。

对于阿斯利康来说,今年实在是有些“流年不利”。先是传出自家老大pascal soriot要跳槽梯瓦,尽管最后其本人出面否认,但还是一时间将公司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紧接着,阿斯利康最为看重的临床试验mystic结果公布,imfinzi与tremelimumab的联合用药未达到临床终点。根据财报,第二季度阿斯利康实现营收50.51亿美元,同比下降10%。

三年前拒绝辉瑞并购的时候,pascal soriot向投资人许下让az在十年之内销售收入翻一倍的承诺。而随着mystic的结果失败,显然,阿斯利康必须要寻求别的方法来兑现承诺。

谁更需要收购案?

2015年阿斯利康以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此前并不被业内所熟知的生物技术公司acerta的55%股权,后者目前尚无药品上市,主要开发癌症和自身免疫相关药物。acerta在研的btk抑制剂acalabrutinib已被fda授予治疗套细胞淋巴瘤孤儿药资格,为一众分析师所看好。

根据协议,阿斯利康将支付acerta 25亿美元预付款,然后在acalabrutinib被fda批准或2018年年底之前,再无条件支付15亿美元。阿斯利康完全收购acerta的具体时间尚不能确定,主要取决于acalabrutinib同时在美国和欧洲获批的时间。一旦时机成熟,阿斯利康打算净支付30亿美元收购余下的45%股权。

有分析人士认为,包括收购acerta在内限制了阿斯利康资产负债表的灵活性。此外,随着公司一些主要产品专利到期而导致的现金流下降,也有可能会影响其进行大型并购的能力。

此前,pascal soriot对于自己当初的承诺做了些许修改。他表示,由于现在汇率不稳定问题,阿斯利康到2023年的销售收入应该在400亿美元左右。这比他三年前的承诺少了50亿美元。

但这对于目前的阿斯利康来说仍然是个不小的数字。根据制药经理人数据,2016年阿斯利康处方药销售额为209.67亿美元,同比下降9.8%。第一三共处方药销售额75.35亿美元,同比上涨4.4%。如若收购案达成,阿斯利康处方药销售规模可达近300亿美元,这个数字也可以进入全球处方药销售top10。

与其它大药企不同,阿斯利康从未涉足新药以外的其他业务,使得新药试验的成败对于公司业绩直接影响更大。而第一三共另一主要业务为otc以及大健康类产品,这部分业务虽然增长相对较慢,但却稳定地提供现金流,而且市场可选的品类很多。尤其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第一三共旗下otc和药妆类产品颇受欢迎。

由此来看,阿斯利康似乎更需要这笔超级收购案。

实际上,第一三共9年前对于印度药企兰伯西的失败收购也让其减损了不少元气。斥资46亿美元获得了兰伯西超过半数的股权创造了当时印度制药史上金额最高的交易。然而,当兰伯西在美国出口药物上经历了一系列的挫折之后,第一三共终于在2014年4月决定将其出售给兰伯西的印度对手太阳药业,公司董事长takashishoda也因此引咎辞职。

参加第九届中国医药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年会请扫二维码!

上一篇:掌游宝阿拉德微信时代 投进瞎子的怀抱 金牌少不了 下一篇:新房要装修?不懂风水?今天就给您普及点有关阳台的风水

猜你喜欢

精选文章